【《宇宙大腿》的無限聯想!!】: 常玉的豐滿女性

浪漫詩人徐志摩看到常玉筆下裸女圓潤的雙腿,只能驚嘆地用「宇宙大腿」來形容他的震撼。身為常玉的好友,徐志摩一定會發揮”友直、友諒、友多聞”的美德,其所言必不假!

看到《宇宙大腿》這個詞兒,身材單薄的教主也是全身驚了一下,震撼不已!
形容得真貼切啊!

但…為什麼畫家都喜歡豐滿的美女?

17世紀比利時的法蘭德斯派大師魯本斯,喜歡畫「大隻女」!
19世紀法國印象派大師雷諾瓦,鍾情豐滿圓潤女體。
法國雕刻之神羅丹一生的情婦、伴侶兼妻子Rose,也是體格健壯的女體代表。
常玉筆下的「宇宙級」美女,全都是宇宙級的”火腿”...

啊…說錯了啦!我是說,都是「宇宙大腿」級的美女...

常玉《人約黃昏後》;魯本斯《美惠三女神》(局部);雷諾瓦《浴女》/(自左而右)

對於「宇宙大腿」級美女,教主一方面艷羨,一方面心理也有點不平衡?
沒關係!
雖然教主沒有「宇宙大腿」,但是教主有一顆無邊無際的無俚頭「宇宙大腦」!

就來聊一聊對宇宙大腿美女的無限想像…

常玉《裸女》素描

自古美女多,環肥燕瘦,各有人愛!
看到常玉大師眼中”宇宙西施”,其實我還蠻喜歡常玉美女強健的大腿,肌理呈現的有力線條,大概只有身強體健的女性,才能呈現這樣的美感。這也讓我聯想到魯本斯的大隻女。

魯本斯喜歡畫大隻女肖像,這是公開秘密!
他筆下的美女形象,身形都骨質健壯,肉感十足。《美惠三女神》中大隻女神,「隻隻」美麗,魅力十足,令人傾倒不已! 

雖後人對此有些微詞,真實原因是17世紀比利時與荷蘭流行豐腴的「貴妃型」體態,就像唐朝流行胖女人一樣。
魯本斯的畫筆一定會開「美肌模式」,讓大美女的水嫩肌膚都是「ㄉㄨㄞ」「ㄉㄨㄞ」吹彈就破。因此連雷諾瓦都對魯本斯的大隻女,傾倒不已!

比對常玉跟魯本斯二位大師筆下的宇宙大腿,都好厲害!

魯本斯《美惠三女神》

常玉被稱為是以西方油畫型態實踐東方美學的畫家。「書法入畫」的獨特筆觸是他的特色,以毛筆墨線加炭筆暈染勾勒出女體,並融入東方人文畫寫意的想像韻味。

史博館的這一系列《裸女》,可以看到常玉以書法運筆的方式,使用油畫油彩勾勒的流暢線條。

看到常玉的這一幅《裸女》的婀娜背影,我腦中忽然閃過我喜愛的雷諾瓦大師筆下的浴女,也有神似的姿態。

這是雷諾瓦《浴女》中的一位女子。兩位裸女的背影姿勢是不是很像? 
常玉的裸女美學跟雷諾瓦的裸女美學,二者風韻有何不同?
一般的解讀都認為常玉《裸女》畫面色彩素雅,女子以側背面面對觀眾,有種東方含蓄之美。
真的嗎?常玉的”宇宙西施”真的如此含蓄?

教主以女性的直覺,有點不同的解讀。

印象派雷諾瓦喜好陽光下的甜美飽滿的女性,《浴女》

雷諾瓦喜好陽光下甜美飽滿的女性。他筆下的宇宙大腿美女,肉感十足,女子永遠呈現南法陽光打在肌膚上的印象派美感。這些宇宙級美女像畫界的「馬卡龍」甜品,有種如奶油泡芙般的甜膩,膚質如香草蛋糕般的柔軟滑嫩!
 
雷諾瓦的這幅《浴女》略低頭、擦拭身體的手臂似乎不敢舉太高,無論色彩或肢體動作,總給我一種帶有少女嬌羞的羞澀感。含苞待放的嬌柔動作姿態,似乎隱隱透出傳統約制下女性的有所矜持。
 
而常玉《浴女》的姿態,單腳跪瞪、手臂舒適伸展地整理儀容,攬鏡自照的肢體動作,有種現代女性獨立自主的自然大方神態。

常玉的裸女常常給我有一種「唐朝豪放女」的感覺,有一股熟女的自在,有一種魅惑的動作。《雙人像》女子的那種神色自若姿態,或躺或依的神情,是不是很像兩隻慵懶的豹?

常玉在巴黎如魚得水,他似乎終於可以擺脫東方儒家的桎梏,擁抱西方放大自我的自由追尋。但他是真的釋放自我心中的小巨人嗎?

他與鼓吹追求女性自主的西蒙波娃同年代,雖說畫作表面上常玉可能描繪的是當時開始做自己的新女性,但或許他畫中的唐朝豪放女,真正解放的是常玉的內心自我。

常玉《雙人像》

經常有人把常玉與野獸派大師馬諦斯相提並論,稱他為東方馬諦斯。

因為馬諦斯也受到中國畫的影響,二人都喜歡用流暢簡約的線條,以類似國畫的筆觸來勾勒畫作的形象。比較一下兩位大師筆下的裸女,似乎也可以嗅到東、西方二位大師潛藏在表象以外,另一面怡然坦率的真性情。
 
馬諦斯生性內向靦腆,但畫風奔放;常玉雖故作洋派,但內心潛意識中必然仍有中國禮教的基因。二位大師”悶騷”的內心世界,豪放地呈現在筆下與宇宙大腿美女舉手投足間。

以這樣的觀點,細看一下常玉在《人體》畫作中的女子翹一隻腳、仰躺的自在肢體,馬諦斯《帶鈴鼓的宮女》翹一隻腳、慵懶伸展身軀背部的舒適泰然,完全呈現自主女性的性格。二幅畫中女子坦率舒適的樣態,展現自得的真性情,似乎也好像是二位悶騷大師的心念。

(教主想起小時候,每當我翹起二郎腿一定會被我媽”盯”得滿頭包… 在教主媽媽眼中,這樣「展現真性情」哪是淑女可以有的行為啊?!)


常玉《四裸女》,私人收藏,2005年1600萬多港元拍賣出

2005年以1600萬多港元拍賣出的這幅常玉《四裸女》油畫,四位女子如在天體營做日光浴般的自在,你說她們舉手投足間哪有什麼東方含蓄可言?

或許含蓄的是畫家的自我內心,而非畫中女子吧!

文章來源:魯汶藝術花邊教主 ART Gossip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網路&教主攝影
圖片來源僅作為個人紀錄,非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