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荷POP ART 系列講座|令人迷幻的可剝皮香蕉

安迪・沃荷POP ART 系列講座|令人迷幻的可剝皮香蕉

經營台灣指標性音樂部落格「音速青春」、曾經以代號「Pulp」活躍於PTT論壇英搖版、「破報」專欄作者,陳德政,目前作為一位身兼多重身份的專業作家,談起普普藝術教父—安迪沃荷,自然是從那一條黃香蕉開始。

 

攝影 李盈霞

陳德政是安迪沃荷的鐵粉,更準確來說,他是沃荷設計的那條黃香蕉的粉絲,他周圍的朋友都知道,因此會從國外帶沃荷香蕉的抱枕、玩具模型、明信品回來給他,陳德政甚至得意地向在場聽眾秀出一個香蕉造型的盒子,設計成香蕉彎彎的形狀與黃色的外殼,理所當然,盒子裡面用來裝香蕉,他說,在野餐時拿出來多酷。

沃荷的這條香蕉在去年(2018)才又被印在Uniqlo的T-Shirt上大肆販售一番,他絕對擔得起最會賺錢的過世名人這個稱號,而到底,這條美國蕉憑著哪一牌防腐劑,能夠放了五十幾年還不會爛?

當時的安迪沃荷在1963年,於紐約成立了自己的第一間大型工作室,他將這個空間裹上銀色錫箔紙、塗上銀色油漆,變造成一部太空艙,命名為銀工廠(The Factory),陳德政也俏皮地為了這場講座從鞋櫃中拿出一雙將近十年沒穿的銀色converse來做服裝搭配。沃荷曾說明他對銀色的迷戀:

「銀色關乎未來,銀色也關乎過去,也許超越了任何事物,銀色是自戀派的。」(Silver was the future… And silver was the past… Maybe more than anything, silver was narcissism)

 

截圖自陳德政的Instagram


 

安迪沃荷的「工廠」除了工作室,也兼具攝影棚、社交所、拍片廠的功能,而最重要的,它確實是一座工廠,專門生產super stars。在樂團圈佔據重要地位的地下絲絨樂團(The Velvet Underground)就是發跡於工廠,他們是工廠派對的駐唱樂團,由安迪沃荷擔任經紀人,沃荷對於樂團風格或團務不太插手,因為他不瞭這些,但他很懂的如何讓人爆紅,地下絲絨樂團的出道專輯《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封面就由他本人設計,對,就是那條香蕉。

 

「音樂於是在變動劇烈的六零年代,從用過即丟、取代性高的娛樂(流行樂),昇華為可供傳世、蘊含著厚度與寬度的藝術(搖滾樂)。」陳德政,音速青春,〈嬉皮四十 – 音樂〉

60年代的嬉皮文化其崇尚和平、反戰、人權的正面態度,影響了眾多後來成為經典的搖滾樂團,但除此之外,我們也無法忽視靈修、藥物、性愛、神秘學等等嬉皮文化的灰色地帶,陳德政說如果嬉皮是天使的話,地下絲絨就是死神。這麼說的原因是,地下絲絨正面迎擊,將用藥文化以及SM性愛等等人們性格中暗黑與污穢的部分,都寫進了歌詞裡(亦是歌曲的靈感來源),包括他們音樂中近乎噪音的聲響實驗,都一再展示對於暗面的直白,描繪起嬉皮灰色地帶更加的不避諱。

The Velvet Underground,〈Heroin〉

 

其實地下絲絨這個團名,來自於一本關於換妻(夫)俱樂部、群交、性愛派對、同性性交、BDSM實踐者們的訪談書,沃荷為地下絲絨設計的這根香蕉,乍看之下是普普那種無厘頭與無聊當有趣。但事實上這根香蕉充滿了性暗喻,完全符合了地下絲絨音樂關於性與污穢的邏輯,或者說,由身為男同志的安迪沃荷本人,交出了這一條香蕉設計本身就饒富趣味。最初版的專輯封面,香蕉可以剝開,撕開黃色外皮後會露出一條曖昧的桃紅色香蕉,像是性玩具,或是保險套顏色,你不能否認,安迪沃荷真的是討論度的引爆專家。

我們每每會在今日的新聞中耳聞明星吸毒,或爆紅後為毒深陷不能自拔,可見名氣是一把雙面刃,而且這把刀刃沈重不已,拿得起未必能安全放下。地下絲絨就有一首以海洛因為名的歌,描述吸食海洛因後的種種迷茫心境。當時安迪沃荷身邊眾星雲集,可以說是當時紐約話題與名氣的颱風眼,性、毒品、誘惑無所不在,但是陳德政提到,安迪沃荷本人並不碰毒,他用過最接近迷幻藥的藥物是減肥藥(這也是沃荷迷津津樂道的一點)。安迪沃荷並非只是觀察家,而是他覺得不去做,是更為刺激的一件事,安迪沃荷像聖母般端坐於銀工廠的頂端,用他慈愛的眼神,看著銀工廠的眾星云云彼此糾纏,圍繞著名氣去陶醉,去狂喜。

「綺想式性愛遠勝於真實的性愛。永遠不去做是非常刺激的。最撩人的吸引力來自於從未相遇的兩極。」

 


主持/陳德政
圖文資料提供/時藝多媒體
撰文/許兵慰
編輯/艾莉歐